王思聪开设的手游电竞馆在哪里,关门了?

尊龙线上平台

2018-10-12

“王思聪、Sky开的轰趴馆”“800平方米独栋小别墅,魔都首家粉色轰趴馆”“魔都最有氛围的电竞聚集地”……位于上海市四川北路中信广场的闲鱼懒猫自去年开业,被冠以各种名号,但小编近日发现,这家网红店已悄然闭店。

至于闲鱼懒猫与王思聪的关系,本质上属于间接投资。

逻辑顺序是王思聪投资了钛度,钛度又投资了闲鱼懒猫,网上才传这家店是王思聪开的。

但,王思聪本身,作为昔日直播风口上最大的“明星”,其本身带出的节奏,也是让电竞馆如今骑虎难下的远因。 《IT时报》记者吴雨欣还和书乐分享了其对市场的调查,发现市面上的电竞馆,目前都不太景气,尤其是以手游为特征的手游电竞馆。 如福建漳州市的梦幻手游电竞馆,在去年还被誉为“全国首家手游电竞馆”,当时不到200平方米的电竞馆被挤得水泄不通,然而今年也已关张。 电竞馆这波大风口,还能吹下去吗?愚以为风继续吹,关键在于姿势要换。 愚以为,电竞馆本身的方向走偏了,而王思聪、SKY等玩家的入场,则在早前加剧了这一领域的浮躁。

电竞馆只是直播风口的一个衍生物!电竞馆这一风口,某种意义上来自直播的催熟,尤其是直播最早的热度,恰恰是游戏直播和电竞赛事直播,这使得电竞馆成为了直播的场景落地与产业链衍生的一个重要考量。

但这一小风口,需要电子竞技赛事以及庞大的电竞人群,而非游戏人群的支撑。

同时,随着直播风口的消歇,资本市场对于电竞馆的热衷度也就同步快速降温。

你去电竞馆是玩游戏,还是社交?很多时候,电竞用户是与《王者荣耀》之类的爆款电竞类游戏的游戏玩家数量有所混淆的。

因此,更多的依靠赛事而形成类似体育场馆盈利和引流,日常以体育场馆开放给电竞爱好者和相关游戏玩家的电竞馆,其实在盈利能力和场景融合上,其实都有所脱节,尤其是电竞赛事这一市场,本身带有游戏厂商地推这一并不太商业化的影响因子,也使得其整体盈利模式都变得模糊不清。 仅以手游馆为例,其本身除了赛事外,对用户的吸引力并不大。 尤其是手游本身设备由玩家自带,流量资费普降、游戏占用带宽不高的情况下,场馆内WIFI的效能,体验也未必优于当下4G等,都使得其缺少较强的吸引力。 为何不能在电竞馆里唱堂会?真正的手游馆,本质不是一个网吧,也不是一个比赛场地,而应该是一个线下游戏、电竞玩家社交、聚会的场所,其社交属性应该前置,才能够提供给游戏玩家、电竞粉丝们一个差异化的体验。

这都需要更多的相关内容融入其中来达成。 电竞馆的盈利模式其实要跳出体育场馆的固定思维,以及网吧的老套路,把目光投放到电子竞技相关衍生领域,如cosplay、电竞舞台剧、粉丝会等泛娱乐、泛电竞甚至泛二次元的领域,形成优质场馆里的多元化想象力。

其实,电子竞技的风口还在,只是要怎么考虑,让电竞馆从网吧、茶馆、餐吧的角色里跳出来,变成一个聚会场所,而不是一个排排坐、玩游戏的莫名其妙的地方。